《新周刊》总编对话“知道分子”李子勋(二)

2011-9-20 15:4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3088| 评论: 0

摘要: "心理医生要无为而治" 封新城:心理学是最软的东西? 李子勋:心理学是最软的。心理学是看不到摸不着的,心理学研究的是文化,是信息学,研究怎么处理信息。人原来是右脑发达的,右脑主管感官,在理性思维没有发展 ...

"心理医生要无为而治" 

 封新城:心理学是最软的东西? 

李子勋:心理学是最软的。心理学是看不到摸不着的,心理学研究的是文化,是信息学,研究怎么处理信息。人原来是右脑发达的,右脑主管感官,在理性思维没有发展之前,右脑才是优势半球。文字是人类理性思维发展的结果,只有人类能写字、说话,这要靠左脑。我们读一篇文字,是左脑先去理解,然后放到右脑,再综合理解全篇的意义。左脑梗塞就是失语症,不能交流的人我们称为傻子。中国人本来是以右脑为主,西方人左脑比较发达。我呼吁家长大力发展右脑思维。封新城:你是左脑还是右脑发达? 

李子勋:我比较均衡。我讲课逻辑性很强,但我的感知又达到一个空灵的状态。心理医生都知道,所有的"有"都跟我们对外在的客观反映有关,只反映个别因素,所以心理学家会在自己心里保持慧能的境界,无,空的,没有。我眼睛里看不到抑郁症,我只知道你用抑郁症的描述方式来描述你自己,而且你的身体在自我求证般地表达出抑郁的状态。但我知道这个过程是你内在建构的,那么我知道,那些东西在使你愿意这样做,也就是说,心理医生是"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"。要无为而治。 

比如说一个很好的女性,有一天经不住诱惑跟别人上了床,事后后悔了,想自杀。使她痛苦的是她的评价和内心没有更通融的东西。我们要分析的是她为什么难受和想自杀。要找到她的核心理念,然后处理这个理念,围绕这个理念向她提问题,让她看到更多不一样的东西、更多的可行性。我们不去告诉她怎么解决,但我们的讨论可以给她提供这样的可行性,轻松的、幽默的,慢慢地,她内心的结就打开了。心理医生是不能提供任何信息的,但我会从她内心找到能使她心里变软的东西,这样就达到了心理治疗。这就是无形嘛。 


"如果你疯,我比你更疯" 

封新城:面对咨询者,没有听烦的时候吗? 
李子勋:是这样的,我们听别人的故事时,实际上是在分析,在听故事背后的故事。我们是充满着创造性的。跟任何人做咨询都是不同的,比如说大家都说他是强迫症,10个强迫症我会根据他的性格做出10种完全不同的、只适合于他的咨询方式。心理医生就是要和当事人形成一个这样的联盟,我们要把自己处在可以进入他的幻觉的一个状态,这跟演员是一样的,演员演什么角色都会把自己融入进去。
封新城:你们有时候需要表演吗? 
李子勋:很难说是表演,但是我们会进入他的内心世界,努力地感知他。首先我们不把看起来病态的东西看成是病态,而是人类精神世界存在的一种现象,要试图去理解和接纳这种现象。美国一位心理学家说过:如果你疯,我比你更疯。我要用一种疯的情结才能够真正地了解你,只有疯子和疯子才能真正地交流。 
封新城: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你,都是一个相对符号化的形象。 

李子勋:这不是我真实的形象,那是因为中央电视台要求专家的形象要严肃,要有一定的共性。但在生活中我会很轻松平静。我会用很宁静的方式来和咨询者交流。 
封新城:你知道你有很多粉丝,你怎么看待你的粉丝?现实中有互动吗? 
李子勋:最开始我认为是一种怪胎现象,后来就接受了。实际上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自己内心的形象,我在博客上也说过,他们喜欢的李子勋是荧屏上的那个,只是我的一部分。我在外面讲课从来没有什么专家的味道,讲完了课我就跟他们跳舞啊、唱歌啊,就是用最自然的我来跟大家接触。 
(粉丝)我都不见。有博客以后我只想摆些好文章上去给他们看看。我是研究信息的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回避。当某些信息增多时,我们的心智会受到影响,所以要理智、聪明地回避掉一些信息,让信息均衡。 
我追求一点另类,但是又和主流扣得很紧;不反对主流,但是会作一些主流边缘上的思考,让大家的思维和心智变得更开阔一点,想到更多可能性,而不是刻板、单一的逻辑。 


"这就是心理学,你很难说真假"
 
封新城:你有不说真话的时候吗?---希望没有冒犯你。 
李子勋:从哲学上来讲没有什么话是真的假的,因为真是不存在的。在某种环境下人说的话,你觉得是假话,这只是别人的感觉,对当事人来说,他说的话就是真实感受。 
心理学中我们经常强调,有的人撒谎,但是我们从撒谎中得到信息,远比从真话中得到的多。实际上,说假话几乎是每个人的特权。你不能说他们是在说假话,而是他的内心对存在、对世界的感觉充满了自我的部分,所以他说出来的东西与众不同。 
内心规则不同,所以你很难去说真假,只能说,坦诚对我们来说更重要。有时候在一些咨询的过程中,我们要说一些客套话。理论上讲,我们要说些产生共性的话,我要对他们特别关怀,也许我内心并不想关怀他,但是我要分析我为什么不想关怀他,我还要想这种感觉是他跟任何人都会有的感觉吗?还是只是我对他产生这种感觉?这些我都会去思考,但我表面上会按照一种正常的方式跟他接触。

(完)

最新评论

友情链接  |   合作伙伴  |   关于我们  |   诚聘英才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版权申明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免责声明  |   流量监控    
李子勋工作室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20649号技术支持锋尚网讯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