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新周刊》总编对话“知道分子”李子勋(一)

2011-9-20 15:4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086| 评论: 0

摘要: 李子勋是2007中国年度新锐榜"年度知道分子"得主。还有比知道人心更大的"知道"吗?洞悉人性的心理学家已成为这个焦灼社会离不开的"按摩师"。颁奖后第二天,约了去李老师家"按摩"。原来他不只为个人把脉,也乐于为一个 ...

李子勋是2007中国年度新锐榜"年度知道分子"得主。还有比知道人心更大的"知道"吗?洞悉人性的心理学家已成为这个焦灼社会离不开的"按摩师"。颁奖后第二天,约了去李老师家"按摩"。原来他不只为个人把脉,也乐于为一个国家的心态把脉。他娓娓道来,让你深信:国家也是一个人。---封新城(《新周刊》总编)

"社会上这么多有名的人,为什么会是我?" 

李子勋:知道分子是什么?我现在还不太知道。 

封新城:第一个提出这个词的是王朔。他当时是讽刺,说:有些人自称是知识分子,其实充其量不过是知道分子。2001年,我们出了一个"拨乱反正"的专题,叫《向知道分子致敬》。意思是在这个资讯和媒体时代,一些"知"而且能够"道"出来的人,是一种新型的知识分子形态。也就是说,新周刊把它转化成一个新的词汇了。在你之前得这个奖的有王鲁湘、吴思、王受之,上一届是李银河。 
李子勋:我非常感谢。中国有句话叫,懂得越多,知道得越少,形容人的谦虚。 

封新城:不知道颁奖辞中"按摩师"这个词会不会冒犯你? 

李子勋:没有没有。日本和韩国经常说,心理咨询就是心理按摩。中国之所以不用按摩这个说法,就是因为有歧义。但在国外这个词并没有忌讳。像韩国人或日本人,喜欢在咨询的时候把环境做得很优雅、很人性化,放着背景音乐,很舒适,气温、湿度都调节得最适合你,让你坐得最舒服,然后再咨询。 
封新城:但你知道得奖了还是有一些吃惊。 
李子勋:因为我想,社会上这么多有名的人,为什么会是我? 
        
"中央一些政策,很符合心理学的原理" 


封新城:你在《心理月刊》上说现在确实需要一本刊物了。我们杂志也有过不少大众心理的选题,像《病并快乐着》,还有《睡不着》、《中国压力报告》、《有一种毒药叫成功》,都是关于社会心态的话题。我们是把这个社会向上的或行进中的"焦虑"用自己的视角来解读。 


李子勋:想不想知道更新的角度? 
我觉得中国经济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必然的。因为从计划经济这一个很刻板的经济转到自由的经济,需要很长时间。尤其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下,需要有很长时间,甚至一度会出现紊乱、动荡不安。这其实是一个潜在的动力。 
中国要快速发展经济,刚开始肯定是没有明确秩序的。如果一开始就按照西方的方式发展经济,中国永远发展不起来,因为没有动力,它需要一个动力,从一个有序到另一个有序,必然会经过一些混乱,就是混沌状态。你看,水开了是乱的,但能量很大。什么样的商人都有,什么样的经济现象都有,这正好证明中国的潜在经济动力是巨大的。如果一开始就按照美国或者英国成熟的经济体制来做,经济很可能会垮台。因为底子薄,才需要一个"乱"来积攒动力。 


这个动力让每个人去追求成功,这个欲望很可怕,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力量,不管是温州还是深圳,大家都像疯了一样。看起来是不好,道德伦理在倒退,但从宏观来观察,中国要达到世界经济水平,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积攒这么大的力量。中国调节房地产,老觉得调节得不行,还在涨。如果中央真的一棒子把房地产打下去了,中国的经济就会出现麻烦。 

也就是说,从复杂性思维来谈的话,每一个调节的方向都没起到效果,或者都起到反效果,这种扰动反而是最有效的。像蝴蝶效应,并不去碰核心那个东西。每一个社会都有一个核心点,如果我们去碰,那么这个社会就面临危险。房地产也是这样,我们一点一点做,这样既不影响经济上涨的势头,总有一天扰动会慢慢地让房地产理性化。但如果用行政的手段来强制理性化,很可能的结果是房地产崩溃,甚至经济崩溃。从心理学来看,这种管理才安全、有效。从产业的角度来看,慢慢的扰动最后会达到理性化。 


中央现在出台的一些政策是很有意思的,很符合心理学的原理。比如说深圳模式,邓小平说深圳模式的时候,这个模式并不存在。但因为这个观念被接受、传播,这个模式就崛起了。现在布什很少提恐怖主义了。为什么?就是因为这种信息本身会让恐怖主义增多。

心理学家为什么言语谨慎?我们宣传健康就能缔造健康。有人创造了亚健康这个词,结果我们就都亚健康了。为什么呢?这个词代表一种描述体系,如果我们按照这个体系来描述,我们就是亚健康,或者疲劳综合征。医生不管这个,但心理医生对这个很敏感。我跟央行副行长在北大讨论到底是直觉重要还是理性重要,结论就是直觉,就是冲动,没有什么理性。一般我是从人性的角度来思考经济现象。 

"钟摆已经摆向了东方" 

封新城:陈丹青的描述是,这个国家现在正进入更年期。 
李子勋:那不叫更年期,是青春期。我们国家太年轻了,甚至还是一个5岁的幼儿,挺淘气的,你不让他干什么,他非干什么。更年期是没有动力了,快衰老了,像欧洲可能是更年期了。我现在在外面宣扬,中国的经济在快速增长,虽然中国在创意和高科技方面的专利收入很少,但世界的文化在偏向东方,整个世界都在谈东方的文化。 
在理性思维还没有进入中国的时候,中国的经济还很强盛;当理性开始进入中国,我们开始教洋学的时候,中国经济快速衰退了,因为我们的经济无法适应理性的思维。中国人太感性了。中国没有工业,都是手工业,中国的经济衰退跟文化是有关系的。 


而最近这十年来,西方都在研究东方文化,现在提出一个很鲜明的观点,那就是黄河文化。说世界上有两大文化,一个是黄河,一个是南海也就是爱琴海。现在是黄河文化超越了爱琴海,理性思维在下滑。不管在哪个行业,线性逻辑已经不存在了,连物理学都用上生物学的原理。生物学是非线性的,一卵双生的双胞胎,虽然面相看是一样,但放大来看,会发现有很多不同。生物学没有线性逻辑,没有一致性。 

现在西方很多学科要在东方文化里找到依据,才算是科学。东方文化开始侵入西方,中国的发展是肯定的。至于选择怎样的经济体系让中国发展下去,那是经济学家的事。理性科学发展了一千年才进入中国,中国才开始衰退。也许一千年以后,东方文化能压倒全球,但究竟是什么?我们无法预见。但从钟摆理论来说,这个钟摆已经摆向了东方。 

(待续)

最新评论

友情链接  |   合作伙伴  |   关于我们  |   诚聘英才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版权申明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免责声明  |   流量监控    
李子勋工作室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20649号技术支持锋尚网讯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