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子勋是谁?---《三月风》(二)

2011-9-20 15:4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057| 评论: 0

摘要: Q:"结果"应该可以找到"原因" A:心理学家不是考古学家,是建筑师 曾听另一位心理学家说过,心理学家是考古学家而不是侦探:考古学家是根据挖出的东西来推断真实,而侦探是探究真实的发生。这话被李子勋进一步演变 ...

Q:"结果"应该可以找到"原因"
  A:心理学家不是考古学家,是建筑师

曾听另一位心理学家说过,心理学家是考古学家而不是侦探:考古学家是根据挖出的东西来推断真实,而侦探是探究真实的发生。这话被李子勋进一步演变为:心理学家不是考古学家,而是建筑师。
说是"瞎聊",他的思维相当活跃,作为听众,你的脑子来不得半点喘息,那些看似"玄虚"的心理学知识在他这里左右逢源、纵横捭阖,不断扰动你原有的思维体系,不夸张地说,一个小时的采访,更像一场深度心理分析。

用归因论的一套来机械地理解心理分析是很可怕的。"少时偷针,长大偷金",这把人看得太简单了。作为生命系统中的人,生命的发生、进化靠自主、重组,并不是一个线性关系。一位女士提出离婚,说老公有外遇,好像是原因,但是你把事情的时间序列拉得足够长,会发现这个原因就已经是结果了,并不是因为外遇所以离婚,有可能想离婚才外遇。

"因为很多心理医生仍然奉行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精神分析学说,竭尽全力挖掘出你埋藏在过去经历中的各种体验,好像就可以帮助你改变现状。譬如有的医生会说,你现在这个情况一定是你5岁时受过父亲的创伤,你回去好好想一想。第二次见面时当事人说我想不起来,不过好像5岁时一次洗澡父亲进来了。医生说,啊,这个不算,你再想一想。第三次就诊时当事人说,6岁时,我哥哥摸过我的身体。医生说,哦,这个不是的,你再好好想想。于是当事人又想,我11岁的时候放学回家,一个大男人要逮住我,我拼命跑才跑掉了。医生说,啊,对啦,就是这个事情让你产生了对男人的恐惧。你看,这不是暗示诱导出来的吗?这样的心理治疗也太容易了,一个傻子都可以做。

"做心理咨询时,我的头脑要保持无知的状态,处理一个问题时,要考虑需不需要早年的东西,如果不需要就不碰,如果需要,也要重新建构一个东西,而不至于说早年的生活就决定到你现在。这也正是我去年开始做培训的一个原因,想让人们尽快认识到心理学究竟是什么。"

Q:解决问题要找到事情的真相
  A:真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"有效"

任何人都在撒谎,包括来访者,包括我们。一位太太谈婚姻,绝不是全部的真实,她所谈的是她以为的真实,换一个人看,真实又不一样了。心理医生同样得琢磨,哪些信息可以讲,哪些信息不可以讲,但是有一个东西是真实的--关系,也就是说我们怎么善待当事人,怎么用人性的关怀和共情的天性和他互动。我比较关注当事人能够接受的程度、他愿意听到什么,我才不管什么理论、什么对错,只关心这样来引导他、来扰动他,会不会使他未来的生活更加清晰、正面。也就是说,如何做有效。但这不是实用主义,是后现代治疗的一种风格。
一位太太总是周期性的外遇,且难以控制,先生很爱她,也很痛苦。治疗时,我们发现这位太太在中学、大学时都有周期性的抑郁,每次恋爱不能持久,短时间就要换,而这个周期与现在很相似。那么我们就会假设:正是有一个很深的抑郁存在,所以这位太太必须靠一种情绪的兴奋性,使自己不陷入抑郁的困境,但是她找不到更有益的资源,只好选择跟一个男人发生激情。这个假设是我插入进去的,我并不知道真相是什么,也并不认为真的就跟抑郁症有关,但这个假设比较安全,丈夫听到后,觉得妻子不是肇事者,尽管她肇事,同时她又是受害者--是被抑郁症逼的。从婚姻本身来说,这个假设是"有效"的,它会使这个婚姻的焦虑减轻,使他们的关系松解,转变成怎么帮助这位太太保持一种情绪状态。而丈夫也会思考,我是不是可以做一些事情,不让太太选择这种方式?

我绝不会说"她不爱你"、"你没有激情,不能满足她"这样的话,可能这是真实的,但是这个真实"无效",你不可能要求这个男的一夜之间就健康,既然这个问题不能解决,我干嘛要用这个原因呢?我改变的是关系,解决不了其他的东西。"她有抑郁,所以选择婚外情",面对因果思维的人,只能用因果思维去解释,但是我们的内心不这样想。我会考虑、会观察这样对这个家庭是不是好,是不是接受了这个说法,他们的互动会增加,下个星期再来看我时,出现在我面前的关系不一样。如果是朝正面的、积极的方向发展,就继续以这个方式加强扰动,如果没有改进,我会马上选择另一个方式,直到我觉得是朝着好的方向走。

有位优秀的男演员,开始来治疗时,老觉得衣领高了就难受,我告诉他,这个问题不要吃药,保持这种焦虑对你很好,因为你没有别的方式释放情绪。但是别的医生就给他吃抗抑郁药,一吃好了,不焦虑了。这么吃了三年,三年之后怎么样?心梗,做搭桥术。为什么?好不容易有个释放的途径,你还给他压制下去。现在,他再也当不了演员,身体也不好。那你能说让他情绪变得好,是"有效"吗?心理医生看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,要研究哪些反应是有效,哪些只是假象,当事人认为的无效,并不真正意味着无效,当事人认为的有效,反倒是值得我们思考的。

这就是管理者和老百姓的不同。我们总觉得要公平、公正,但是真正的管理者,即使他的交谈语言是因果的,他的内心一定复杂得多。我大学毕业分配时,每个班都有六、七个名额要去梁山、阿坝、西藏等落后地区,谁都知道那里医疗条件差,不能有多大发展。如果按因果思维"你学习不好,你就应该去那里"、"你在学校犯了错误",那么老师应该会选最淘气的人,但是他们才不会那么傻:最淘气的人往往都是最难缠的。他们会看谁最容易被说服,从班长往下一个个谈话,试探你的可能性,如果你不坚定,又提不出强烈的反对意见,那你就去了,哪怕学习最好。
"要是想反抗呢?"李子勋嘴角一抹诡异地笑,"行啊,我可以去,你帮我照顾弟弟;我要结婚了,男朋友不干,会抛弃我。你要唤起他内心的怜悯,让他觉得'我不让你去,你会感激我'"。

Q:你有压力,我有压力
  A:心理疾病是文化疾病、信息疾病

我从不认为每个人都有问题。
我们觉得有问题是来源于内心的一个参照系统,是因为我们片面地强调某一种文化造成的。假设是高度道德感的社会,你只能爱一个人,要是有丝毫的幻想或者白日梦,你就是个"不洁的女人"。但是,我们的情绪总是发散的,总是存在着关系和幻想,于是就苦恼了。为什么苦恼?是因为我们的思想只能够容许所谓"正确"的东西,痛苦的根源是这儿而不是那个白日梦。

一个农村孩子生活比较穷,他就可能觉得自己被人瞧不起,觉得很丢脸。这就是因为汉文化中过分强调成功的导向造成了人的内心紊乱。木子美写了个《消费男色》,很多男士觉得受伤害了,这种伤害也是文化给的。如果用跨文化的方式研究精神疾病中的幻听,你会觉得很有趣。东方文化以耻感为重,幻听的内容多半是自己作风不好,就会处在分裂的状态;西方文化以罪感为主,幻听多被指责有罪、被控制做什么事一类。而幻听在非洲或印第安部落又不一样,它被解读为通灵,幻听的内容又多是预兆与神的启示。所以幻听的人被大家奉为智者,受到崇敬。

事实上,李子勋常常解构文化,而且解构得很厉害。明明知道外向比内向看上去更适合主流文化,偏偏提出"内向是自我肯定与满足,外向是对环境的依赖和索取",因为他觉得每种个性的人同样平等、重要,一个理想的社会应该让不同个性的人都有适合自己成长的路径。故意贬低外向的人是为了引发大家的思考,这样一来,内向的人被标定为"迟钝、保守、退缩、不合群"所带来的痛苦也减轻了。
"很多人不知道,就得靠我们来引导,让他们改变不同的方式来接受。心理学就是一个信息医生,我们要起中允、均衡的作用。"

Q:心理医生是怪人
  A:我们活在另一个境界

如果硬要说李子勋和屏幕上差别最大的地方,应该是"率性"。兴致所到,他会一边眉飞色舞地高谈阔论,一边随心所欲地嗑起瓜子。摄影记者小心问"能拍照吗?""你拍呗!我这样子行不行哟?"活脱脱一"大龄少年"。

极少上网,深居简出,也从不把大家喜欢的李子勋当成自己。心理医生真活得这么"率性"?要是读过《婚姻的烦恼》,看他化身为子木先生、子木夫人,一会儿用男性视觉,一会儿用女性视觉,一会儿物质层面,一会儿精神层面对"婚姻"作不一样的解读,你也一定会像我一样窃窃寻思:这个人得体验多少啊!要不咋看得那么透? 

"一个心理医生在没有管理好自己的内心压力之前,决不允许出诊。婚姻生活充满不幸的心理医生如果去做婚姻治疗,精神分裂的将是医生。"心理医生,首先是问题最多的人,其次才是问题最少的人。在海德堡接受心理分析训练时,李子勋每天苦练坐功,经受德国老师600小时的分析之后,精神被分析得体无完肤。他发现自己无法与权力并存,老师分析的原因是你童年与父亲关系不好。然后,老师重新对之整合,这种方式无法与父亲相处,为何不尝试另一种方式?

"我父亲是一个严谨的人,而我自由散漫,还很逆反,一度冲突很多,在家里像陌生人似的。直到16岁,我去农场给被下放的父亲送冬衣,看到父亲苍老的样子,内心一下感觉很痛。那天他突然放下架子跟我说了很多的知心话,他说:'我对你格外严格,是觉得你比较淘气,怕你惹祸。父亲没有能力,你出事我没法保护你。'……那时,我开始尊重和理解我爸了。到现在,他说什么我都会笑着听着,即使他说的不那么适合我,我还是会很认真地听,有时也"装傻"。由冲突转为理解,由差异的争执转为并存的互补,这种转变也影响到我和来访者的关系。"

私里下,李子勋和朋友们也会玩得很疯,说是挺不"正经"的。几个心理医生在一起,一聊天往往涉及到人性中最阴暗丑陋的东西,也没顾忌的,啥都敢说。"唱歌会抢着麦克风不放手,我跳舞时也很疯的。"他也有焦虑,但会找来几本武侠小说,甚至是儿童连环画,"不走脑子就行,或者旅游,看看蓝天大海。我知道我需要释放,而不是需要心理医生。而且我们做什么事情都很节制,不会过度追求什么,不会要很多钱、很多友情、不愿意承担太多责任,所以从来不去当官。"

或许是经常讨论死亡、自杀、孤独、归属等深层话题,李子勋对生命、时间的感觉相当超越。"当你有生物学的知识在后面积淀时,就能坦诚地面对所有的人类灾难,包括降临在自己身上的灾难;珍视每一天、每一分钟地活着,存在就要快乐,过自己如愿的生活,但并不是要参照别人;保持一种无知和好奇,把所有学到的归于'我什么都没有',每天去学习新东西,充满着对这个世界的好奇。"
(完)

最新评论

友情链接  |   合作伙伴  |   关于我们  |   诚聘英才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版权申明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免责声明  |   流量监控    
李子勋工作室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20649号技术支持锋尚网讯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