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子勋是谁?---《三月风》(一)

2011-9-20 15:4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913| 评论: 0

摘要: 从发短信到约定采访不过10分钟,"呵呵,我在地铁八角附近,挺远的哟!"这男人,说话都带语气助词的。 这家咖啡馆他老来,因为服务员都很清楚他上午要的菊花茶,下午要的奶茶,现正在包间里"开会","他是个名人吧? ...

从发短信到约定采访不过10分钟,"呵呵,我在地铁八角附近,挺远的哟!"这男人,说话都带语气助词的。

这家咖啡馆他老来,因为服务员都很清楚他上午要的菊花茶,下午要的奶茶,现正在包间里"开会","他是个名人吧?对人很和气的。"等待半小时,肚子也被茶水灌满了,还没等我走到洗手间,听到一敞着门的房间传来熟悉的声音:"这个问题……"天!他正给人咨询!偷瞥了两眼:灰色外套,系一顺色的围巾,那是相当儒雅!

认识李子勋是在CCTV-12的《心理访谈》节目,这位出镜率最高的"坐堂"专家,总是在深夜11点之后,为有各种心理问题的咨询者温柔解惑。斯斯文文戴一金丝眼镜,说话轻声细语,略带四川口音,还总笑眯眯的,分析病历时基本上不说心理学术语,都是些"人话",有理有据,深入浅出,就像和人唠家常,对所有问题都能说得头头是道,似乎无所不能。这也就罢了,竟然还是一帅哥,那衬衫领带搭配的可不输时尚人士。想想以往的专家要么正襟危坐,要么宏韬伟略的,看着既敬且畏,突然间冒出这么个人物,不由眼前一亮。

李子勋的身后,追着一帮年龄不一的粉丝,以女性居多。没想昨儿个,四处掐架、和母亲掐得最凶的王朔大叔也"粉丝"一把,"我很喜欢看中央电视台的《心理访谈》节目,打算带她去让李子勋给调解一下关系。"瞧瞧,人家可不是滥得虚名!难怪不少心理学家说,"每当朋友请我推荐家庭治疗师时,我都是第一个想到子勋。"

"对不起,刚刚有个咨询"。 招呼我们进屋坐下,热情程度刚刚好。看得出来,有一些疲累。但是,一说到心理学,马上又兴致盎然起来。

这位中日友好医院的"明星"大夫,据说每周的心理门诊人满为患,预约电话更是被打爆。"怎么就病退了呢?"他浅浅一笑,直视你的眼睛,"多做点喜欢的事,不好吗?"除了一个月录制几期《心理访谈》外,李子勋现在忙乎着授课讲座,主要针对国内心理咨询师的督导提高,课程之多,听得都头紧,昆明、黑龙江、杭州……全国各地连轴转,一次课就整整三天。

前不久,他终于实现自己的夙愿:建立一个网站。据我所知,"李子勋工作室"是国内第一个心理互助网站,宗旨是为各种心理疾患者的亲人提供一个互相帮助、鼓励和慰藉的平台。而这样一个善举,背后既没有什么财团,也没有什么商业利益,所有费用都来自李子勋的腰包。他还得定期为《时尚健康》《心理月刊》《父母必读》等杂志撰写专栏文章,时不时被各网站拉去讨论讨论心理问题,还要给人做心理咨询……忙是忙,倒是他要的"过自己如愿的生活"。

虽说采访前做足了功课,但李子勋的善谈还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。要知道"一个小时想弄懂心理学,不可能",所以他会尽量表达浅显,"我们比较会注意让对方听懂,让你感觉可以接受"。心理学、生物学、病理学、人类学、哲学、历史、政治,完全像脱口秀式的轻松和流畅,有时甚至他自己也收不住话闸。插不进话,我也干脆放掉了手中多余的采访提纲,让他顺着话题一个劲儿地发挥。"我们的内心,很诡异的。"那"超龄少年"般丰富的表情里,我们读到了一种沙场点兵、长袖善舞的自信和自豪。

这功力,只让我等小辈感叹:"起码隔了四个档!"正意犹未尽,他笑得很灿烂地起身告辞,"呵呵,不和你们扯了,家里还有一个病人。真的,我夫人病了,我得回去做饭。"


我想做心理医生

作为医生,生生死死的场面,李子勋见过太多,惟有一位女同事的自杀身亡,让他始终不能忘怀。

"这个失恋自杀的女医生25岁,活泼开朗,我们的办公桌紧挨着,平时无话不谈。那段时间她总问我,李医生他为什么要和我分手?还老缠着我们几个男医生说话,大家为了避嫌就借口躲着她。现在想起来,其实她已处在慢性抑郁阶段。精神恍惚,工作常常出错,自杀前突然穿得很漂亮,一天变个样。但当时我们谁也没有意识到,都以为她的个性有问题。"
让他追悔莫及的是:女同事服毒自杀时选择的正是自己曾经提及的药品。"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,对她的内疚感让我开始涉足临床心理学。" 

虽只做了几年小小的住院医生,李子勋却深得病人信任。个性再古怪的病人,在他面前也服服贴贴。"这并不是我的医术有多高明,只不过天生的共情能力好点,比较能感同身受。如果一个病人接受一个医生,信赖他,肌体也会愈合得快,这些现象都属于心理学范畴。"

1989年,卫生部要求各医院开设心理门诊,李子勋得知这个消息后,积极争取:我想做心理医生。而他,也正是大家眼里的不二人选。从北大精神卫生研究所学成归来,李子勋成为当时心理科唯一的一名医生。

Q:你是医生,我是病人,有病找你
A:心理咨询不是治疗,是服务、关怀
 

刚上阵时,李子勋一度依照传统"医患模式":对患者诊断,普及点心理学知识,再按方抓药。后来,美国的曾文星教授到国内讲学,让他突然开窍。有一个男孩,因为手部残疾有强烈的自卑感,还有强迫症和社交恐惧。治疗好几周了,一直没有效果。曾文星与他短短交谈一次,男孩的头抬起来了,说话也大声了,开始与人交往了。"孩子对我说,那次谈话根本就没有谈到他的自卑问题,曾老师给人感觉像是一个朋友,非常随和,对他很理解,让他觉得很安全。通过这样一种彼此尊重、坦诚和信任的关系,他一下子获得了自己解决问题的心理能力。"

就像律师对法律、金融投资师对金融的理解,李子勋从不把心理学看成一种学术、在拯救人,而把它当作一种服务、一种关怀。"我们不是为了显示权威,而在用规律为当事人提供一种切实可行的方式,增加你的幸福感,改善你的夫妻关系,增加你对孩子的教育。只是给出一个方向或视角,是否能从困扰中出来全靠当事人自己。"

"为什么一定要收费呢?"我不禁脱口而出."你看现在我并不会仔细地观察你,而那是一种工作状态,和患者在一起时,我必须马上进入'空灵'状态,他的每句话、他的痛苦、他的烦恼,都在全情感受。"虽不是咨询,我也现场体验了一把,说每一句话,李子勋在听,会观察你的情绪,轻轻询问"理解吗?""对吗?",或者来一个会心的鼓励"说得好!",正像他在荧幕上的一贯风格:善于聆听,更擅长引导。

和患者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成为朋友,在普通的医患关系中实属平常,但两个人成为朋友绝对不允许。"如果我扮演了这个角色,他就会依赖这种关系,失去独立和成长的契机。"也有这样的心理医生,一辈子吃定一大富翁,"任何事情都会想到依赖他,40岁的人就变成15岁了,这其实违反了我们的行业准则。"。既使在大街上遇到咨询者,李子勋从不会主动打招呼。

是不是有了心理疾病才去看心理医生?"实际上,在西方、南韩,恰恰是那种好的尤其是衣食无忧没有问题的人找心理医生,他从中得到的资源会让他变成更加积极,更有幸福感,更加朝气蓬勃。"

(待续)

最新评论

友情链接  |   合作伙伴  |   关于我们  |   诚聘英才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版权申明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免责声明  |   流量监控    
李子勋工作室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20649号技术支持锋尚网讯

回顶部